金融专栏 > 政策文件 > 正文

“泛亚事件”最响亮的耳光打了谁

2016年03月25日

25日,大年廿七,傍晚时分,昆明市人民政府通报了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股份有限公司涉嫌犯罪有关情况。

通报称,昆明等地公安机关自2015121日起,对泛亚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立案侦查,并对该公司密切关联公司和授权服务机构依法开展调查,董事长单九良等16名主要犯罪嫌疑人已被昆明市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

这一天,来得太迟了!

早在2014年下半年,泛亚就不断受到了众多质疑。2014年底,从事期货研究的谭娜撰写报告《中国版庞氏骗局分析——泛亚交易模式之我见》,对泛亚模式提出尖锐批评。她认为:泛亚模式的实质,是利用新投资人的钱来向老投资者支付委托费用和短期回报,制造赚钱的假象进而骗取更多的投资。

20152月开始,泛亚产品赎回时间变长,兑付危机逐步外露。831日,资金链断裂的泛亚停止委托受托业务,并通过公告宣布投资者从单纯的财务投资者变成了高价囤积的现货持有人。要钱没有,要货给你,而这货根本就无人问津。

据报道说,泛亚事件涉及资金规模高达430亿元,投资者超过22万人。涉案金额之大,受害人数之多,令人震惊。之前,不少泛亚投资者,在多个地方发起了群体性事件。而从昨晚的通报我们得知,当地公安机关从201512月开始才立案侦查。

更令人吃惊的是,云南省和昆明市政府在泛亚事件中的角色和作为。纵观泛亚从成立到被查处的全过程,我们发现当地政府发挥了四个方面的作用。

第一,批准成立。2010年,泛亚作为昆明市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由政府批准设立。我国贵金属交易就是两所一柜模式,分别是上海黄金交易所、上海期货交易所和银行柜台,地方政府并没有权力批准成立泛亚这样的所谓交易所。而当地政府对此回应称,泛亚是一种金融创新,法无禁止即可为。

第二,发文撑腰。201012月,昆明市政府以昆政发[2010]110号文件印发《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交易市场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对其进行所谓的监管。一个省会城市政府,以红头文件形式为一家民营企业专门发布管理办法,实属罕见。20124月,云南省政府金融办还发函明确支持泛亚申报西部大开发税收优惠政策。

第三,站台力挺。除了引进来、发文件,昆明市还成立由分管金融副市长任主任、金融办等部门负责人为成员的泛亚监管委员会。当然,监管只是一件漂亮的外套,借此名义为其撑腰才是真正的目的。20114月,在泛亚成立暨开市庆典上,时任云南省委常委、昆明市委书记仇和敲响了开市第一锣。

第四,包庇推诿。2011年以来,国务院发布多个通知,决定对各类交易场所进行清理整顿。201311月,云南省证监局等部门对泛亚现场检查验收,但最后都下不了了之。20157月以来,全国各地投资者纷纷前往昆明维权报案,要求进行查处,但当地经侦支队有关负责人对维权者说,泛亚案件暂时不能受理。

泛亚之所以能在短时间掀起如此巨大的波澜,值得深思。原因之一是,泛亚是由当地政府批准设立并由政府设立监管委员会监管。这更是泛亚在其宣传广告中重点突出的部分。泛亚在其官网上发布的公告里宣称,其自2010年经政府批准设立至今,一直在省委省政府,市委市政府的指导和监管下合法合规运营。

泛亚作为一家无良企业,恶意透支政府公信力给自己贴金,为自己背书,固然可恶,也必将受到法律严惩。但云南省、昆明市政府及相关领导,为什么如此不遗余力地为泛亚公开站台撑腰,甚至不惜违反规定大开绿灯,究竟意欲何为呢?

原因无外乎这么几个:一是为了政绩。泛亚是当地重点招商引资项目,看上去像是一块大家争着抢着想要的肥肉,似乎可以带来不少资金和税收;二是盲目创新。近年不少地方政府官员缺乏基本金融知识,设立不少类似互连网金融产业园,扯着创新的大旗引入良莠不齐的类金融企业。三是涉及利益。据说,当地政府不少官员与泛亚董事长交往甚密。不过,这其中是不是涉及利益输送,还有待纪检和司法部门调查。

泛亚事件,从发酵到查处,已经狠狠地给有关各个方面打了一连串的耳光。而最响的一记耳光,便是打在了当地政府的脸上。痛定思痛,地方政府该从泛亚事件中,吸取什么样的教训呢?

陈志武教授认为,政府的角色是制定、执行和维护公平公正的市场规则,但不能为具体的行业站台。没错,政府只要把规则制定得公平公正,具体行业是否能发展起来,应该由市场去决定。在分析近年互联网金融泡沫之后,他进而指出,如果政府出于鼓励行业发展而特别照顾、偏袒卖方,那么,这必然牺牲买方的权利和利益,使得这个行业容易形成泡沫,造成资源错配,并且买方最终会亏损甚至血本无归。

陈志武教授的警示一针见血,振聋发聩。而泛亚事件中的地方政府,不只是为一个具体的行业站台,更是为一个具体的企业背书,其性质更严重,其教训更深刻。

从这个意义上讲,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具有深意,更是任重道远。

监督举报